又开始记流水账

很久没有写过日记,推脱过一两次,就会理所当然地无限期地拖延下去,想想还是记一点吧,记性越来越差了,有时候刚刚想起要做的事情转头就不记得,可能是最近的作息不是太好,每天都睡得很晚,也不知道能不能撑到我退休的那天,希望那天我还可以玩得动.

小白这几天找到工作了,我心里不是很愿意,因为计划要生第二个宝宝,但是我没去勉强,小白这么长时间没有上班,交际圈越来越小,很容易和社会脱节,另外生宝宝的实际条件也不是很成熟,我希望我们是在比较宽裕的情况下做这件事情,否则就是被生活所拖累,已经很艰难了不是么.

我只是很庆幸,一直有陪在小溪的身边,也有更多的机会陪家人,工作稳定,父母安康,妻女快乐,已经不能要求更多了.

唯一缺的,就只有那么一点自由,一直在追寻,一直在被束缚着的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