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说


于浩歌狂热之际中寒;于天上看见深渊。于一切眼中看见无所有;于无所希望中得救。

墓碣文(鲁迅先生《野草》集)


一个肮脏的国家,如果人人讲规则而不是谈道德,最终会变成一个有人味儿的正常国家,道德自然会逐渐回归;一个干净的国家,如果人人都不讲规则却大谈道德,谈高尚,天天没事儿就谈道德规范,人人大公无私,最终这个国家会堕落成为一个伪君子遍布的肮脏国家。

<一切圣母心都是绿茶婊>


生活沉重,是因为活得不够简单.


种下一棵树有两个时机:一个是十年前,一个是现在. 森林里有两条路:一条用来行走,一条用来怀念.